染竹竹竹竹啊

放飞自我的小号,这里染竹,平时叫染子,洋吹羡吹湛吹瑶吹凌吹balabala。

大概一个段子?
起:

“阿洋,快过来,中秋我们要吃月饼。”晓星尘是这样和他说的,而他非常自然的回过去“道长!有什么样的!不要五仁啊!”晓星尘似乎很为难,犹犹豫豫的说“阿洋,可是,只有五仁的了,要不,先凑合一下吧,不过如果你一定要的话,我去买。”一旁阿箐接过话:“坏东西!还敢让道长帮你!五仁吃一吃会死啊!”“就会啊!怎地!”不甘示弱的回过去,那边道长确是轻轻笑了声。
看起来真好看。脑内竟想着这句话。
可那边又一句话却让自己瞬间炸毛,他说:“好啦,阿箐,还有阿洋,刚才是骗你的,有别的月饼。”“道长你怎么变这样了?!”说好的明月清风呢?怎么可以骗人!
阿箐似是不服气,又想护着道长又驳:“道长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啊!”“关我什么事?因为我喜欢道长啊。”明明是胡搅蛮缠的瞎说的,可说起来却好像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认同,自己,应该是,喜欢道长的。
阿箐似是被噎着了,蹬蹬蹬的跑到晓星尘边上,说“道长!坏东西欺负我!”“我哪有!”
晓星尘却轻轻的笑了起来。
月下,端的是一派热闹的风光。

独自趴在桌子上,面前不知多少酒。
夜幕上的明月依旧,这清风也来做伴。少年是醉的狠了,竟轻轻悄悄的睡着了,嘴里还嘟囔着什么,好像是“晓星尘”三个字,不知是做了什么美梦。
那边草丛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,少年是一下惊醒,才发现,只是一只不知道从哪来的鸟儿。
也懒得去管,只是久久地凝视着那轮月,风撩起来了长发,却撩不动他的心。
久久,才闻得一声叹息。
毕竟,那一份温暖,是给那个换作“阿洋”的少年的,而不是给他薛洋的。

据说超丑……补了红线……

瞎几把乱搞搞。毫无逻辑狗屁不通。_(:з」∠)_

有妹子说不清楚,就写一下这个


我这个渣渣写文了……文笔渣表建意